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业如何找到靠谱平台,快速获得精准客户?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12日 16:14

受国家政策红利影响,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最为迅速的行业之一要数公寓租了。那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吃起来真的容易吗?

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

2020年的一场疫情确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

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平台收费高,增加运营成本,头部企业投入多,抢占流量,让中小公寓运营越来越困难。

公寓运营方如何实现开源,是摆在公寓运营机构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随时酒香不怕巷子深,但这是古董思维,公寓运营者如何开源,如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脱颖而出。节流再多,如不开源仍然是没有出路。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虽然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但让更多的人来租房,除了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更重要的是要让租客知道你,总不能让租客走遍大街小巷来找你。互联网时代宣传,是一个无空间和时间限制的体系,把自己的公寓借助互联网平台宣传出去,找一个靠谱的租赁平台,把自己宣传出去才是出路。而租客网不对公寓方收费,与公寓方风险共担,并利用自己的互联网宣传渠道帮公寓运营方免费进行宣传,或许租客网的平台是这些公寓运营方的不二选择,大家有兴趣可以使用下这家平台,域名是zuke.com

 


相关推荐

小鹏汽车回应特斯拉:嘴上不感冒,行动在霸凌

4月25日,雷锋网获悉,前特斯拉员工、现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源代码一事有了最近的进展。据Bloomberg报道称:特斯拉要求法官对小鹏汽车施加压力,迫使其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并上交硬盘中相关信息的法证图像,特斯拉甚至想让曹博士亲自站出来接受采访。特斯拉在证词上如此声称:"特斯拉,作为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世界领导者,对小鹏汽车开发的任何技术毫不感兴趣,任何真正的机密信息只用于保护令下,仅指定律师能看到。”在小鹏的正式声明中表示,过去一年里小鹏汽车不隐瞒任何东西,一直努力协助该案调查。但至今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小鹏汽车存在滥用特斯拉商业机密或其他不当行为。新智驾摘取了声明中的一些核心信息:1、小鹏汽车并非该案当事人(新智驾注:被告是曹光植)。一年多来小鹏向该案提供了大量协助,并主动提供了曹光植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此外小鹏汽车也允许特斯拉在法院的保护令下,接触截止2019年3月21日(即曹光植被特斯拉起诉之日)公司的源代码存储库以进行取证。3、从获悉该讼案件之日起,小鹏汽车就聘请了专业第三方机构进行法律调查取证。目前尚没有证据证明,任何特斯拉的源代码、商业机密或受保护的机密信息传到小鹏汽车公司及其系统。4、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进行的全闭环自主研发成果已经在小鹏G3和P7上体现,且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具有差异化的自动驾驶技术体系。据悉,关于此次诉讼的听证会将于下个月在旧金山联邦法庭进行。曹光植一案来龙去脉作为自动驾驶领域的一大案,新智驾一直在保持高度关注。根据公开信息的披露,新智驾尝试还原这起自动驾驶诉讼案件的关键节点与双方分歧。这次纠纷的核心对象,是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Autopilot系统,同时这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的核心所在。新智驾整理了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研发线和被告曹光植在特斯拉起诉的行为轨迹:2015年12月,小鹏汽车首款量产上市车型的XPliot2.5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研发方案确定。2017年4月24日正式入职特斯拉,工作期间主要担任“计算机视觉科学家”的职务。(这里双方并不存在时间线交集)2017年12月,XPliot3.0辅助驾驶系统研发方案确定。2018年12期间,曹光植返回国内,前往小鹏汽车总部面试并收到书面录用通知。(这里双方并不存在时间线交集)2018年12月28日-2019年1月3日,曹将特斯拉提供的工作电脑与其iCloud账户切断,并反复登陆特斯拉安全网络,删除其浏览历史期间删除超过12万个文件;同时于3日宣布辞职。2019年1月4日,曹入职小鹏汽车,成为汽车的“感知团队负责人”,主要负责“开发和交付用于生产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两个月后,2019年3月特斯拉在美国起诉曹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之后,在2019年7月的答辩状中,曹承认曾在2018年底向个人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Autopilot源代码的zip文件;但否认窃密,并表示没有将任何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商业机密转移至小鹏汽车,也没有为了新雇主的利益使用这些材料。所以,曹上传特斯拉Autopilot源代码至个人账户一事已经确凿无疑。但案件的纠纷在于,曹有没有向新雇主小鹏汽车提供这些材料,以及小鹏汽车有没有私下接触过这些材料。尽管不是被告,但小鹏汽车在2019年3月22日获知曹被起诉之后,就立刻接管了曹的工作设备作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发证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的信息被转移到小鹏汽车的系统中。但,特斯拉拒绝相信小鹏汽车的说辞。在2019年11月与2020年1月,特斯拉曾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出示跟多的资料以便调查。而新智驾也在一份小鹏汽车撤销或申请保护令及MPA的动议文件中,了解更多双方存在分歧的内容。新智驾也对文件中的内容做了重点摘取。1、立案至今已经一年有余,虽然曹承认了特斯拉的部分指控,但小鹏汽车表示,特斯拉实际上并没有指控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也从未针对曹或小鹏汽车寻求任何临时或初步的禁令。2、在过去的一年里,小鹏汽车向特斯拉提供了广泛的信息,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2019年8月12日,小鹏汽车提供了和曹的微信信息,以及曹与同事之间的电子邮件。小鹏汽车自愿向特斯拉出示了12,257页文件、曹的小鹏汽车笔记本电脑的法证图像。在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2019年11月的第一张传票之后,小鹏汽车总共制作了6,333页文件作为回应。3、2020年1月17日,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了第二份传票文件,双方达成了传票上16项请求中的10项协议,但仍存在分歧。其中最大的分歧在于:特斯拉要求小鹏汽车提供从2018年11月1日起为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起草、测试或使用的"所有源代码"(即曹加入小鹏汽车、甚至开始与小鹏汽车面谈之前),包括所有修订、修复和更新。但小鹏汽车表示异议:“特斯拉没有任何基础直接审查小鹏汽车源代码。小鹏汽车的源代码高度保密,对小鹏汽车的业务至关重要。它是小鹏汽车自动驾驶车辆运营的核心,大量资源已用于创建该源代码,平均有70名工程师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这些代码进行了大量工作,至少花费了数千万美元来创建、维护和改进。它对小鹏汽车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小鹏汽车始终将其视为高度机密,并且仅仅向必须使用它的员工提供。这根本不是公司会与任何第三方分享的东西,更不会向竞争对手提供。”小鹏汽车还指出,曹被提起诉后,就被小鹏汽车行政停职,进一步通知之前不得使用或触及任何小鹏汽车的相关账户/系统,同时也没收其个人和工作电子设备,剥夺了其访问小鹏汽车系统的所有权限。因此特斯拉的这个诉求不合理。但为了配合调查,小鹏汽车建议只出示曹从2019年1月14日开始工作期间小鹏汽车的源代码提交、修订和编辑的记录。到2019年3月21日,是其被停职前有权访问小鹏汽车源代码存储库系统的最后一天,并且无法访问小鹏汽车的系统。但特斯拉拒绝了这一建议,它认为,源代码信息"可能"已通过被摧毁的U盘(存有特斯拉资料)引入小鹏汽车。但没有证据表明,曹引入小鹏汽车的与此前被摧毁的U盘是同一个USB。小鹏汽车表示此前购买了多个相同的USB供工程师在工作时使用。此外,特斯拉还寻求小鹏汽车与2018年初针对张小浪提起的刑事案件相关的所有文件。特斯拉认为:张以前在苹果加州工作,使用类似的方法,挪用雇主的自动驾驶商业机密,并加入了小鹏汽车。这两种情况的相似性越大,两个案子纯属巧合的可能性就越小,而且更有可能是有计划、协调和蓄意安排的结果。但特斯拉的律师也承认,没有任何信息、任何事实或证据表明,张事件与本案的指控有任何关系或联系。总地来看,双方各执一词。特斯拉希望超越对曹的设备和工作产品的审查,并获得所有小鹏汽车高度敏感的源代码;同时和许多其他小鹏汽车员工工作电脑的完整取证图像。但小鹏汽车表示,已经反复和广泛地遵守特斯拉的合理取证要求,包括数千页曹与小鹏汽车的通信文件。然而,“"证明负面"并这不是小鹏汽车的责任或义务,而特斯拉继续无限度抛出新的无理由的、对曹博士(和小鹏汽车)做潜在责任推测的理论和假设。”无论如何,现阶段尚没有曹或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至于双方会如何僵持胶着,新智驾会持续跟进。自动驾驶路线差异图无论特斯拉还是小鹏汽车,双方都表现出了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极大重视。特斯拉Model3的热卖也佐证了辅助驾驶对于汽车销量的吸引力。作为国内新造车的第一梯队小鹏汽车也确实在努力地打造自己的自动驾驶系统,甚至不惜重金地投入,打造自己的视觉感知团队,建立端到端的闭环研发体系。从Model3和G3以及P7的传感器配置上来看:小鹏G3搭载12个超声波雷达、5个高清摄像头、3个毫米波雷达。小鹏P7搭载12个超声波传感器、5个高精度博世第五代毫米波雷达、13个自动驾驶摄像头、1个车内摄像头、高精度地图、高精度定位;还搭载了英伟达DRIVEXavier计算单元。特斯拉的配置则是8个摄像头,1个前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双方的传感器配置并不一样。在泊车方面,小鹏保留了泊车环视摄像头,给予超声波雷达和视觉融合来进行泊车识别,这对于国内场景来说非常重要。但特斯拉就没有配置环视摄像头。另一点是,在整个自动驾驶方案中,冗余环节是非常必须的。小鹏保留了供应商的冗余L2方案,全车有两套相对独立的传感器和控制系统。而特斯拉并没有冗余方案。在处理器环节,小鹏汽车采用的是英伟达和英飞凌的双处理器,分别负责来自XP和博世的传感器的感知处理,互为冗余。特斯拉则是采用自研的FSD处理器,实现对Autopilot的感知处理。从全局定位来看,小鹏汽车走的是高精度地图+IMU融合方案来实现1米以内的全局定位,具有国内的本土化特色。而特斯拉则是没有采用高精度地图。在小鹏看来,自建感知团队是掌握本土化场景的必要条件,而本土化之于小鹏无比的重要。自动驾驶产品总监黄鑫曾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新智驾说:“我们天天都在思考本土场景,这实在是太重要的,无论从体验的角度,还是从安全的角度,本土化都无比重要。”

2020年04月26日 14:14

租客网:租房贵将成为大势所趋吗?

有人常说住房是刚需。现如今,大批人口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谋求更好的发展,他们的居住需求就从住房变成了租房,与之息息相关的房屋租赁中介就成为很多人在外租房的首选。而对于“中介”这一行业而言,则充满了许多挑战与难题,特别是对于中小型中介而言,如何在庞大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又能独善其身长久的坚持下去?成为很多困扰中小型中介的首要难题。首先,社会上关于“不良黑中介”的偏见就限制住了中小型中介前进的步伐。他们多使用恐吓、恶劣投诉甚至暴力行为对待客户,损害整个行业的形象。使得很多人不敢相信中小型中介,对他们避而远之,极大削弱了客户与房屋来源,从根本上减少了中小型中介的成交房屋数量,并由此形成一个闭合式的恶性循环。其次,面对强大的互联网浪潮,中小型中介毫无招架之力。难以跟上市场节奏,他们通常“各自为政”,没有品牌影响力与社会号召力,没有互联网化的管理工具,房源客源往往局限在门店附近的住宅区,单一门店匹配效率低。只靠线下交易,缺乏线上管理与沟通,无法适应信息化时代中介市场的转型与升级。并且信息效率低,极大程度拖慢了整个租房交易流程。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小型中介实力较弱,无法抵御市场上多重资本入驻后的市场压力。各路资本进驻市场,各品牌门店数量逆市上扬如雨后春笋,并开展一系列如火如荼的地推模式,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而中小型企业只能在市场的洪流中寻找夹缝生存。在如此严峻的市场形势下,中小型中介应该何去何从?就目前整个行业分析,中小中介若想持续发展,一个强有力的助力平台则显得尤为重要。其中,作为互联网租赁行业的新星,租客网的出现无疑是对这些中小型中介的“雪中送炭”。租客网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的租客官方平台,从源头上弥补了中小型中介线上资源短缺甚至没有的短板,提供强大的房源与客源支持。目前线上已覆盖PC端、租客网APP、租客网手机版等终端,是具备集房源信息搜索、大数据精准匹配、线上门店管理、全民经纪人分享为一体的综合型房产租赁服务功能。让中小型中介的线上资源完成从无到有的量变,进而完成从有到全的质变。同时,租客网拥有海量真房源与强大客源,保证中介的良好高效的持续性运转,与之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工作模式形成鲜明对比,从品牌效应给予中小型中介最直接的支持,利用租客网自身的一系列针对租客与房东的贴心服务,赢得市场口碑,从而使中小型中介“名利双收”。租客网帮助你解决困难,抵御市场风险。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中介选择加盟租客网,正是这种信任与支持,才能使双方在合作共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你还在等什么?抓住财富先机,掌握市场风向,共赢美好未来!

2020年04月23日 17:02

美国疾控中心实验室污染造成全美新冠检测延迟

当地时间4月18日,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实验室污染问题导致该机构未能迅速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工具,从而导致全美新冠病毒检测工作的延迟。报道称,由于美国疾控中心生产试剂盒的实验室违反了合理的生产规范,导致用于高灵敏度检测过程的三个测试组件之一受到污染。《华盛顿邮报》称,1月下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向全国26个公共卫生实验室发送了首批检测盒,部分地方公共卫生实验室发现检测盒的缺陷。据知情人士表示,在分析从病人身上采集的样本之前,使用试剂盒的26个实验室中有24个出现了假阳性反应,从而引发了对这批试剂盒的关注。而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份声明表示,经过对试剂盒的检查证明了它的设计是正确的,试剂盒所产生的问题是由不合格的生产操作造成的。《华盛顿邮报》根据对联邦政府文件的审查,以及对30多名现任和前任联邦政府科学家及其他知情人士的采访后了解到,在出现问题后,美国疾控中心官员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移除不必要的实验步骤,加剧了在生产和分发试剂盒上的延误,从而导致了全国范围内的检测延误。目前,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正在对测试套件的生产和分发进行调查。

2020年04月19日 11:14